首页 科技正文

出奥步、小撇步、毋汤喔!「台湾国语」的前世今生

admin 科技 2020-10-10 11 0

在禁说台语的年代,不小心说溜嘴,学生得挂牌、罚钱,字正腔圆的国语是最受推崇的标准语言。但曾几何时,台式国语越来越当道,许多流行字词也来自华闽交混,例如奥步、撇步不但是本世纪初「台湾制造」,甚至同步影响华语圈!中研院语言学研究所萧素英副研究员,透过古汉语、现代国语、近现代闽南语的语料分析,带领「研之有物」读者一同看看台式国语的前世今生。

行、步、走,最熟悉的陌生词

「行」、「走」、「步」,身为中文使用者,你说得出有什么差别吗?

中研院萧素英副研究员长年研究闽南语语言学,硕士论文还全程用闽南语口试。她整理上古汉语研究,并透过《厦英大辞典》、明清闽南戏曲以及 1885 年创刊至今的《台湾教会公报》,比较国语、闽南语留下的语意痕迹,梳理出行、步、走的语意地图。

在现代国语,这三个动词都有「行动、移动」本义。但是上古汉语里,「行、步」意指走,「走」则代表跑。演变至今,奔跑之意仍保留在闽南语的「走」(tsáu),但转变成了现代国语的「跑」。

被绕得头晕了吗?先暂停一下,让我们一一来拆解吧。

大体来说,闽南语的「行」接近国语的「走」,「走」则为国语的「跑」。
资料来源:萧素英

首先来看看「行」,上古汉语这个字有「行走」、「道路」等具体意象,也已经出现「德行」、「排行」的抽象意义。

到了现代国语,行走的意思被「走」这个字取代了,只有少数用词(例如行人)仍保留。但是,国语从移动这个意涵扩充更多用词:运行、流行,还多了「可以」的意思(你行吗)。

「行」的「行走」意义在国语里消失不见,却保留于闽南语,而且延伸出「接触、交往」之意。这种抽象用法非常生动,想像一下两人常常行走,走着走着距离自然就拉近,所以当我们说两个人「行斗阵」(kiânn tàu-tīn),字面上乍看像「走在一起」,其实真正的意思是:他们正在交往,恋爱 ing!

国语的行,从核心的「行走」语意往外延伸,最后发展出「时尚」(如流行)、「可以」(行不行),都是古汉语没有之意。闽南语则演变出「接触、交往」的意思。道路之意则都不存在了。
资料来源:萧素英「走」,在金文中是一个奔跑的人形,本义为「疾行、奔跑」,例如走马看花、败走樊城。但是到了国语,除了走马看花、奔走保有原义,大部分都被「跑」这个字所取代。「走」,基本上就只是步行、走路。

不过闽南语的「走」依然很复古!鲜明保留了「疾行、奔跑」的金文本意,例如「好胆莫走」(Hó-tánn mài tsáu)。

「走」的「疾行、奔跑」之意,在现代国语由「跑」来表达,但仍保留在闽南语的「走」。
资料来源:萧素英最后,是「步」这个字。《说文解字》有云:「步,行也」,步与行两者意义相近,但在上古汉语已经分工,步多作「脚步」(名词);行则是「行走」(动词)。现代国语保留名词用法,还衍生「境地、状况」的抽象意义,如:地步。

闽南语则扩充出「方法、手段」的意思,例如「沤步」(àu-pōo)指的是卑劣手段。等等!读到这里,你的脑袋是不是卡了一下?「àu-pōo」多数人很耳熟,但想必更习惯写成「奥步」这两字。

萧素英解释:「这就是闽南语影响、渗入国语的明显例子,在台湾的语言脉络下,才出现奥步、撇步这类新词汇。」

闽南语中的「步」扩充出「方法、手段」的语意,有许多相关词汇。在台湾华闽交杂的语言使用脉络下,闽南语的语意渗入国语,因此出现「奥步」、「撇步」这类新词汇。
资料来源:萧素英

奥步、撇步,「台式国语」征服华语圈

但语言学家是如何推知奥步、撇步的身世?如何确定这两个字词来自台湾闽南语的影响呢?

「奥步」,闽南语正字写作「沤步」。从先前的语意地图,步在国语中没有招数、手段的意思,奥也没有卑劣之意;相反地,「形容词或动作+步」是闽南语的构词方式,用来形容特定的手段与方法。

奥步、撇步的出现也非常晚近,可以说是在台湾土生土长冒出的。

从这些线索可知,奥步、撇步应是从闽南语「音译」而来,借用相似音,书写表达母语意涵。那么,这几个「台式国语」如何进入日常语言?

萧素英检索《联合报》的「联合知识库」发现,大约 2000 年后,奥步、撇步才明显见于大众媒体。 1981 年,《联合报》第一次出现奥步两字。报导如下:

【台南讯】台南市长候选人王奕棋,昨天在湾里万年殿前广场的政见会中相互请问。王奕棋说,还有的人用别人的名义买票,真是「奥步」(闽南话,意即差劲的办法)。

当时,奥步不但加上引号,后面还得补充注解做说明!同样的,撇步首度出现在《联合报》时,也用括号加注说明(偏方)。由此再次看出,这些字词并不是国语原本的固有词汇。

有趣的是,2007-2008 年奥步的曝光量大爆增!原因不难想像,首要因素是当时正值总统大选,伴随造势活动与台面上下的暗潮汹涌,大量政治新闻让「奥步」抢登媒体版面,成为热门的新潮用字。

而长期来看,1990 年代至 2000 年后随着母语文化的推动,乡土语言开始进入学校课程,也改变了语言使用习惯。萧素英强调,国家语言政策不只影响教育现场,更会松动语言的「标准化」,打开方言进入主流文化的空间。

「我快花轰了、「你粉阿劣」、「啥米碗糕」……俏皮用法大逆袭!从原本主播式「字正腔圆」才是正统,融合方言、口音的「台式国语」渐渐不再被台湾主流社会排斥,语言文化展露更多弹性。

从统计数据可知,奥步、撇步几乎是在本世纪 2000 年以后才出现于主流媒体。
资料来源:萧素英

不只如此,Made in Taiwan 的台式国语还影响了海外华语圈!萧素英透过追踪比对发现,

奥步、撇步等「台湾制造」词汇,从闽南语进入国语,又传播到华语圈,包括中国、新加坡、马来西亚、香港、澳门。

由于奥步并非新、马闽南语的说法,因此并不是当地语言内部的借词。

踹共、落漆、毋汤,那要不要「接地气」?

在语言多元、网路时代的影响下,还有越来越多流行词汇从闽南语转化而来。

要对方出来面对的「踹共」(tshuài kóng)、出糗或逊掉了的「落漆」(lak-tshat)、为躲避特定人物而连夜逃跑的「跑路」(tsáu-lōo)、表达歉意的「拍谢」(pháinn-sè)、表示不应该的「毋汤」(m̄-thang)。

萧素英分析,奥步、撇步是新造词传达母语意义;跑路、落漆则是扩充原本字义,转成母语用法。这些都属于「借词」。

借词,是语言相互接触后的自然现象,但大多是优势语言被借用。相较来说,奥步、撇步则是本土语言回过头影响国语的特殊例子。

借词在各种语言间普遍可见。以闽南语为例,有文读、白读不同发音,例如阿里山(san)、爬山(suann),山会发成不同音。白读是原本闽南一带的方言;文读则是各朝代的读书人,学习官话后融入到方言中。因此闽南语的文读,即是方言受标准官方语言影响后的借词现象。

我们现在惯用的欧巴桑,来自日文借词;摩托车(motorcycle)、幽默(humor),音译自英文。当新事物、观念或新用词传入后,原有语言系统若没有相应、贴切的用词,经常就会借用外来语。

随着网路时代崛起,影音资讯在国际间海量串流,现代人的用字遣词更倾向「接地气」,然而「接地气」这类中国网路用语,却掀起了另一波政治与文化意识的新论战!

面对「外来语」争议,萧素英从使用者的视角来理解:「每一个时代、每一种语言,都会有人提出语言纯洁性的主张,但是如果使用者觉得词汇生动、好用,自然就会流传,很难禁绝。」即使国家强力介入,也很难达到完全的纯洁排他。

以土耳其为例,凯末尔革命后,土耳其政府将所有非传统固有词汇,通通改回本土用语,「当时看似成功,但现在有多少外来用词又逐渐被纳入?」

语言间彼此流通、影响不必然是完全负面,许多当代词汇都是在不断刺激、活化下诞生,碰撞酿造出新的意义和用法。

不过她也强调,借词虽是语言接触的自然现象,仍需留意是否从只借用特定用语,转变成大量取代本土语词。因为若语言越来越少被使用,逐渐走上消亡,我们失去的将不单单是一种语言,同时还抹去背后蕴含的文化、历史记忆。

如果失去了语言,我们还会失去什么?

「每种语言都代表了一套知识体系、文化视野,从词汇就能反映出社会结构与价值观。」萧素英说。

例如,汉语的亲属词汇与父系社会结构密切相关。对父亲的兄弟区分极细,伯父、伯母、叔父、叔母;但称呼父亲的姊妹、母亲的手足:姑姑、舅舅、阿姨,就没有长幼之别。

蒙古语中有各式各样的「马」,刚出生、公马、母马、不同花色的马,都有对应的字汇;但我们统称为马。闽南语中,搔痒(ngiau)、皮肤痒(tsiūnn)使用不同的字词,中文则都用痒表示。从语言学角度,不同语言有各自描绘世界的方式,如同一扇扇窗,展示出特定而富有文化意涵的视野风景。

语言多样性,就是文化多样性的一部分,我们得以从中看见背后的世界观、知识体系。

同时,语言有不同发音方式,有些发音存在于英语、闽南语,国语则没有。因此学习越多种语言,就如同打开越多开关,拥有越多和世界联系的窗口。

「这不也正是母语传承的意义与价值?」萧素英慎重地提醒,当年轻一代的父母大多用国语和孩子沟通,国家体制的母语教育更显重要。

《台湾教会公报》是台湾发行最久的报纸,1885 年由长老教会创刊,用罗马拼音拼写闽南语,只要学会 26 个英文字母发音就能读写,快速扫盲。这套拼音书写系统被称为「白话字」。萧素英参与中研院语言所数位典藏,负责的闽南语语料库就收藏了教会的白话字。
资料来源:节录自《台南教会报》1912 年,蔡玮芬翻译

母语在家学?台湾内部的语言态度

母语教育、使用机会,都会直接影响一般人的「语言态度」。

萧素英从实证研究发现,「即使每周只有一堂课,只要母语教育进入正规课程,家长就会更愿意与子女用母语交谈。」因此政府的责任在于提供诱因,包括学校课程的规划。

其次则是工作需求,「很多医学系学生会特别练习台语,但是如果到了大学才从零开始,难免比较辛苦。」《国家语言发展法》通过后,政府必须投入资源培育人才,包括教材编写、语言调查、口译等。当国家创造更多语言使用的公共环境和机会,自然有助于提升母语传承的态度、意愿。

她从自身经验观察,父亲与自己对话都用闽南语,但只要面对孙子,就像内建了感应切换系统,会立刻转用别扭的国语沟通。这个观察一定程度反应出台湾世代间对语言想像的差异。

「以闽南语来说,跨世代传承并不乐观。因此国家政策的投入很重要,我们自己对母语的态度与想像也必须转变。」作为语言学家,闽南语不只是研究课题,更是她心心念念的文化资产,若台湾能保留、传承越多语言,便如同是为下一代打造一扇扇通向不同世界的「任意门」。

「我的研究动机很简单,为什么我的母语都没有人研究?」硕士、博士论文都是研究闽南语,萧素英说,研究母语最大好处就是能掌握细微语义差别。她带孩子念故事书,也会用闽南语来讲,让孩子知道汉字也可以用闽南语来念,因为「语言传承,就是要创造接触的环境。」
摄影:林洵安

 

传统硬碟厂打算在机体内塞下12张碟片,以对抗固态硬碟的崛起

储存大战正在激烈进行中,固态硬碟凭借其超快的速度和不断下降的价格占据了上风。而传统硬碟厂商,目前在每GB价格方面仍然保持着优势,并且厂商们努力向十片式设计转变。虽然它们的速度赶不上像三星980 Pro这样每秒可以达到7GB的速度,但厂商们却越来越有创意地在同样的容量中挤压出更多的容量。 在过去的几年里,硬碟制造商采用了新的热辅助磁记录和SMR(Shingled Magnetic Recording,叠瓦式磁记录),虽然容量大大提升,但性能和可靠性的下降,也让厂商名誉扫地甚至惹上了法律麻烦。今年以来,各家厂商就纷纷公布了旗下采用SMR技术的磁碟机。 另一种提高存储密度的方法,是增加每个硬碟的碟片数量。自从东芝将每块硬碟的碟片数量增加到9块后,这就成为了旗舰硬碟的标准。根据StorageNewsletter的一份

版权声明

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,
不代表本站Allbet Gaming的立场。
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,未经许可,不得转载。

评论